怀刃

幸与君遇。

玄离实在太帅了呜呜呜我哭辽!因为手僵了所以就没有摸谛听……有机会补上!敲碗想要谛玄粮!(极地雪橇犬发出委屈的吼叫

一六海皇祭有感

【十月十五海皇祭】
【年年岁岁盼归期】
陛下,欢迎回来。
今年的我依旧画技文笔半吊子,一篇歌词也改不满意。但是没关系,一年一篇歌词,愚者千虑必有一得,我终有一天能不负自己所望,写出心目中的那个你。
你是我想写又不敢写,想画又不敢画,连这些话语也是反复删去又写下的人呐。我有很多话想写,零碎而又杂乱,真的想全部整理成一篇的时候又发现根本毫无逻辑所言,多次未果,最后只能作罢。有些话斟酌许久,又觉得不妥当,我素来行事无诸多顾忌,但一遇上你,仿佛笔锋也钝了,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束手束脚。
曾有人说“当她穿上嫁衣成为别人的新娘,你仍旧是她最初的梦想”,这句话给我触动很深,但我看法却不同。你并非我的梦想,你是那样遥不可及,甚至比九天上的星辰还要遥远,我又是那样小心翼翼,多少次那个令人心头震颤的名字一到口边又深深咽回,几经犹豫才唤出低不可闻的一声敬称。如果我一定要形容你的存在的话,那么你是我四肢百骸,五脏六腑,三魂七魄的一部分,没有你,我仿佛也不是我。
我问我的师父,你觉得我们还能这样下去到什么时候。
师父说:“到生命停止的时刻。”
碧落七海,魂归故里。
                                          苏陌/2016.10.15

爱他一万年

二人联写情书——幽凰(归邪)/纯煌视角(苏陌)

我很想问他,倘若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你可愿与我苦海回身,看我披薜荔带女萝,九子铃铮铮,朱颜媚骨为君生。
我很想问他,倘若月无三五二八盈与缺,赤鸟雄飞雌从绕天阙, 你可愿与我起高楼,宴宾客,看他九百场潮汐一瞬过,觥筹错,席地坐。
我很想问他,倘若我断痴念,弃奢望,且思过负重担,你可愿与我哀塔举樽,看我着铁衣率千军,如意珠熠熠,同赴七海共血祭。
我很想问他,倘若君无二百四十忧与苦,金龙一怒冲天出苍梧,你可愿与我归碧落,邀族亲,道他七千年血泪一朝销,挽歌绕,对月老。
                ――《我很想问他 爱他一万年》

上部分注明:
幽凰视角。 
月是不可能没有盈缺 ,且当初是黑鸟飞到了天阙,是明知不可求而求之 。 
九子铃是幽凰的配饰,也可作为武器。
下部分注明:
纯煌视角。
“痴念”“奢望”指白薇。“二百四十”是苏摩的年岁,当然这个是大概。其它地名,物名太多,解释起来没完。不知道欢迎找南雅和我牵线,皆来自原著,有问必答。

海中棺

联写情书/纯煌视角

我很想问他,倘若雪山可达仙洲,七海可通碧落,可愿与我游遍中州,浪迹云荒。

我很想问他,倘若焚天业火不熄,战乱流离不止,可愿与我奔赴战场,无畏黄泉。

我很想问他,倘若六合神魔寂灭,千年血泪消散,可愿与我举杯对月,一醉桃源。

我很想问他,倘若天地国泰民安,龙纹再无负累,可愿与我夕照而歌,潮汐共看。

我很想问他,倘若骨血融于汪洋,帝魄萦绕哀塔,可愿与我深海为棺,相拥而眠。
                                             ——『海中棺』

吾皇


吾皇
填词:苏陌
原曲:孤山不孤

雪山之巅比翼呼啸昭不详
仙境之下白骨怨灵千年殇
你重返云荒
眉目铸倾国之乱
眼如琉璃璨
那年珈蓝白塔一跃六部战
白衣翩飞坠若流星不可挽
一眼百年幻
蓦然回首误相伴
泪落桃源上

倾城一舞黑衣蹁跹十指牵
傀儡相伴镜像双生血色染
你身姿孤寒
十戒乘风又破浪
百万军中 长剑劈九天
海皇一怒 七海汹涌龙吟转
沾血为引碎星盘
昂首长笑青丝扬
海潮相见波光流转诸君战
一身傲骨如覆冰霜后路断
六合间 七海畔
肝胆昭云荒
万里潮汐骤起 只为送海皇

轻合书页思绪萦绕泪断肠
沧月一笔引我入梦不复返
叶城祭海皇
年年岁岁不能忘
余时不再长
梦里犹记音容醒后难消散
星辰万古唯我独尊辟天剑
赠英豪不变
锋锐一如千年前
潮汐挽歌唱

倾城一舞黑衣蹁跹十指牵
傀儡相伴镜像双生血色染
你身姿孤寒
十戒乘风又破浪
百万军中 长剑劈九天
海皇一怒 七海汹涌龙吟转
沾血为引碎星盘
昂首长笑青丝扬
海潮相见波光流转诸君战
一身傲骨如覆冰霜后路断
六合间 七海畔
肝胆昭云荒
万里潮汐骤起 何人恸哭沧桑

而今我繁华皆看遍
踏尽这浩渺人间
只初心不忘
追忆绝色笑颜
潮汐涨落 梦回云荒
道是你终还故乡
一身风骨衣翩翩
我欲落笔却不敢
看尽波浪湿衣裳
十月十五待君还
只忆我海皇




龙战

〖龙战‖壹柒海皇祭〗
『文案』
血融七海,骨没深渊,魂散烈风,魄化雨雪。
海皇苏摩,携漫天怒潮而归,七海皆为之驱策。万里潮汐骤起,六合震颤。
浪尖有黑衣独立,音容睥睨。
“十月十五,我与诸君共战于镜湖之上。”

归邪海上起  卜卦算尽难
笑我百年回身 爱恨难消囹圄陷
触指尖雪痕  前途成虚妄
国仇家恨心中怨憎  业火焚天
故地返 故人叹  故梦渐生泪光
安乐二字 早道是奢望
余生短 思重担 恐负希冀 求死亦不敢
引线牵  一舞祭太古洪荒

凝碧蒙尘 女萝饮黄泉 恨难平 不归去
龙吟深渊绕  怒冲冠  千年旧事诉
金座风华灼灼  末代皇者颜如初 
眉目同秉性异  一语道破他爱欲
潮汐唱  远行人不返 情字堪解不堪渡
破封 除印 金龙踏九天 一跃出苍梧
谁人在逆鳞处  龙纹腾  放声恸哭

〖念白〗龙神出关了……有鲛人在天上哭了么?                           ——那笙

掷金铸风流  叶城笙歌奏
毒害入骨 旧伤成疾不可医  一年燃心魔
炼狱轻扣开 残肢断首酒肉臭
修罗踏骨来 月色血色绝色映眼眸
盲目血泪尽 多少杀孽皆看透
笑看诡术 睥睨贼寇
宵小四散 禽兽逃窜 是畏我

沧浪东流  璇玑不再 一生霜雪 终还乡
权杖穿心过 容颜谢  青丝苍
女祭絮絮语  诉不尽  七七四十九昼夜殇
血入海   殁哀塔  魂不散
七海为驱策  倾覆云荒  赴诺言
碎星盘  破桎梏 枯荣转 改命逆天
我自桀骜 任凭青史 如何书龙战
镜裂共死生 眉心刻印消  魄自安
不如同归去 雨雪为冢 深海为棺 

〖念白〗
苏摩,寂寞吗?如果生和死都是一个人的话。                                     ——溟火
我……想回到大海之中。
                                            ——苏摩



















非苏摩不可说

非苏摩不可说
                        ――不可求

爱你以热血
爱你以忠骨
爱你以朝朝暮暮
爱你以倾我所有
你有令人溺亡的风华
眉目是世间第三种绝色
我许你初心许你不负许你喜乐安平
你不动声色拒我以云淡风轻
我跪在你棺前恭敬稽首
低回的泣音在哀塔支离破碎

于是 我们
浮生已断 痴望未消
你活成史书上的浓墨重彩
我铺开卷轴
无处追寻
可念 可思 可恋
终 不可求